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流浪的英雄 第333节 嘿,小子,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9:31

流浪的英雄 第333节 嘿,小子,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努菲尔王国层层守卫防备森严的最高级监牢中.刺客034被关在了这里.

他的手腕被冰冷的铁锁高高的锁了起來.他必需要踮着脚才能让手腕不会被勒断.而且刚才那些狱卒刽子手已经对他施行了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的折磨.所以他现在根本沒有力气撑住自己的身体.......

但是034根本不在乎.他从小就被人教导了一切关于刺杀和反拷问的技巧..也仅仅被教导了这些.

他的人生除了刺杀别人、完成任务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意义.而他也只能接受上面下达的刺杀命令.因为如果不遵从.那么等待着他的将会是比现在这拷问还要艰苦十倍的惩罚地狱.

所以034不在乎.他觉得那些王国的家伙们过几天也会失去了信心与耐性然后把他杀了的.那对他來说可是一个解脱.

但尽管这么说.他还是挺喜欢以前的杀戮生涯的.他在任务中找到了乐趣.找到了那种自己掌握他人生命的愉悦感觉.所以他现在还是有一点不甘心.

“哼......”但他只是在这特别弄得十分昏暗的地牢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身为一个刺客的尊严让他不想承认自己的这种想法.

最终他决定.死也不会说.不管怎么样.那群家伙的拷问技巧还是太简陋了.

而就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地牢的门被打开了.

切...又是那些王国走狗來妄图从我这里得到情报了吗.他这么想着.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嘲讽的轻哼.

來的人走了进來.并且在放满了折磨工具的桌子上挤着放下了一盏晶石灯.这让刺客034看清了对方的面目:一顶牛仔帽遮住了他的大半脸孔.只露出他脸上慵懒的笑容和满脸只简单打理了的胡茬.他身上穿着一件土黄色的厚风衣.还带着一双颜色更深一点的手套.此时正面对着他.一股危险的气势散发了出來.

看起來不是小角色...但是不管怎么样也沒用.因为本大爷可是接受了如同地狱一般的反拷问训练啊.一般的拷问对我來说.是一种享受啊.别以为..............

............................

于是十分钟之后.汉特走了出來.而那个刺客把一切全都交代了.嗯嗯.也就是他是个孤儿沒有祖坟.不然他肯定会像我说的那样把祖坟的详细地点都说出來.

他的确是一个数一数二的刺客.一般人别说雇佣他了.可能都不会有机会知道他与他身后那刺客组织的存在.

那被称为审判执行人的刺客组织.

组织不管怎样都只有一百个人.其实他们每年都在不停地四处秘密搜集孤儿或者弃儿等等进行秘密训练.但是组织里面真正的刺客.只有一百人.因为只有打败了那一百人中的一位.才能进入..也就是说.才能暂时活下來.而当一百人中出现死亡或者叛逃情况.那些还未成为刺客的受训孤儿才有机会直接进入.

但是进入审判执行人才是他们黑暗人生的真正开始.他们不会有自己的生活.不会找到爱情、亲情、友情.他们只能够接受杀人任务或者成为杀人任务的目标.

一至一百.每个编号并不代表实力.只是代表他们接替的上一个人的编号.而之后这个号码就是他们的名字了.

而发放任务.则是十分神秘..一般情况下连刺客本身都不知道组织更多的情况.他们只是在最初受训的地点可以得知他们需要得知的一切.然后在各个大城市的酒馆里寻找“标记”.然后走进去.等待着组织的联系人给他们任务.而任务结束后由那些联系人调查任务的完成情况在发放接下來他的赏金.每个刺客每过十天都必须去一趟.如果沒有去则会被认为是叛逃然后被追杀.而如果死在了任务中或是别的地方.组织则会通过一种神秘的方法立刻得知.

这就是审判执行人..五大陆中最神秘也是最强大的刺客组织.

“真是厉害.

流浪的英雄  第333节 嘿,小子,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艾莉卡看着汉特赞扬的点了点头:“听说刽子手折磨了他整整一晚上也沒有结果呢.”

“汉特就是这么棒.啊哈哈~嗯...不过.他不知道悬赏格林大叔性命的到底是谁啊.”我稍微带了一点遗憾.

汉特也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嗯.他是这么说的.而我也相信他.”

哈.所谓的相信他.其实是指相信这家伙不可能在如此的拷问下还会心存侥幸吧.

“不.已经足够了.他说了接头的方法.所以我只要找一名王国的精锐士兵去伪装成那个刺客然后尝试能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但是啊.如此值得信任有拥有能力的人很难找呢.”

格林公爵说着.眼睛不断地看向我这边.那副样子简直完全沒有他在外边那王国第一公爵的威严.

“好吧...”我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去就好了.虽然我比他高一点.但是如果穿上那斗篷并且坐下來的话应该不会发现吧.”

“太好了.不愧是邦妮选择的未來的丈夫.好.王国的命运就交付在你手中了.”

虽然公爵十分义正言辞的说着.但是我还是无奈至极的大声吐槽:“什么跟什么啊喂...”

............................

下午.临近黄昏.我按照汉特告诉我的那审判执行人的接头方法來到了一个酒馆..这酒馆其实和组织沒有关系.不过离酒馆两个拐角的那里被标上了组织的标记.所以这个酒馆就被选为最近的接头地点了.而这地点也经常变换.但是总是会在酒馆里面.

“啤酒.”谨慎起见.我只点了一杯淡啤酒.然后扯了扯兜帽就坐了下來.虽然在店里面还带着兜帽有点奇怪.不过这个街区很乱.所以这样打扮的人其实还不少.

然后我就静静的等待着..话说这和上次等那个菲利普斯挺像的.不过这一次就我一个人.所以有些无聊啊.

所幸这无聊并沒有持续多久.有一个人很快就坐到了我对面.然后..

抬起手从袖口里面射出了一支快速无比并且毫不留情的微型弩失直冲我的面门.

哐~.

几乎完全依靠本能.我直接向后一仰然后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地上.但是就算这样.那弩失依然射穿了我的兜帽.并且把它带飞了出去.

“啊....”我痛吟着.但随即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快速的向着我的脸又飞了过來.所以我又是往旁边一躲.就听见锵的一声..那是匕首刺中了我脑袋边的地板上的声音.

可恶..我简直气到了极点.到底我哪里出破绽了被他看了出來..这么昏暗的小酒馆他根本看不到我的脸啊.

但是我并沒有太多时间考虑这一点了.先不说对方是不是出其不意.就算对方和我公平决斗.他的实力也和我旗鼓相当.所以我拼命的挣扎着爬了起來.

酒馆里面的人迅速的逃了出去.就连老板也是窜进了后台咔的锁起了门.小小的酒馆里只剩下了我和那个家伙.

所以我伸手召唤出了大剑.顺带一提.大剑原本放在了离这里距离不远的一家旅馆里面.而在那里还有汉特正等着我.当大剑被我召唤的时候.他就会知道我遇上了麻烦并且会以最快速度前來援助.

所以我并不担心.反倒怕这个家伙跑掉.可是对方似乎沒这个打算..他打算把我干掉.

嗖.对方毫不犹豫的压低身子向我冲了过來.似乎准备依靠灵巧的步伐躲过我的大剑攻击范围撞入我的怀中然后在干掉我.这个策略对于使用大型武器的人很奏效.不过我还有脚上的那双狼之步伐魔法鞋啊.

所以我用同样灵敏的步伐平移了一步和他兜起圈子.并且在合适距离内立刻发动了攻击.他瞬间蹲下躲过了我的剑.然后趁着我动作未完成的时候蹬着地跳了起來.用更加快速的速度直接火箭般的把匕首对准了我.

糟糕.这可不好躲避.但是...啊啊.管他的..

我在那短短的一瞬间用力的试图侧转我的身子.虽然我不认为我能完全躲过这快捷狠毒的一击.但至少能让匕首不会直接刺入我的内脏.而接下來我就可以顺势趁他收不住身子超旁边冲去的时候给他的背后來上一下狠的..他不死也不可能在动弹了.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对我來说也够了.

砰..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枪响突然传來.然后我就发现正准备刺向我的敌人脚步一踉跄.......

砰砰砰...

随后的三声枪响则让他直直的向前栽在了地上.

“呃....”我抬起了头.果然看见了那个可靠的身影:“啊哈.汉特.”

汉特刚才把四发子弹统统射入了那个家伙的腿里面.此时他又走了上來.然后一枪把打昏了地上挣扎着的审判执行人.

“嘿.小子.”汉特终于看向了我.然后摇着头露出了慵懒的笑容:“沒有我你可怎么办.”

洛阳妇科
洛阳妇科医院
洛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好的妇科医院
洛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