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贵州鸡灌注重晶石粉事件始末商贩肇事殃及农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9:30

  贵州鸡灌注重晶石粉事件始末:商贩肇事殃及农民(图)

  5月12日下午,凤冈县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回访“灌食鸡”作坊。 白皓摄

  一车被灌了重晶石粉的鸡在重庆栽了。

  5月8日2时许,一辆货车在渝黔高速巴南收费站被拦下,重庆市工商局执法人员发现,货车上近1000只活鸡的嗉囊里,被灌注了重晶石粉——这是一种俗称“白石头”的粉末状颗粒,其主要化学成分是硫酸钡,多用于建筑业和工业。

  据随车的商贩交代,这批鸡来自贵州遵义,准备运往重庆菜园坝等地的农贸市场销售。给活鸡灌注重晶石粉,主要是为了增加鸡的重量,从中牟利。

  5月9日,重庆发现“灌食鸡”的消息传到了遵义,但仅有的线索是3个商贩的姓名和两辆涉嫌运输“灌食鸡”货车的车牌号。

  随即,一场围剿“灌食鸡”的行动在遵义展开。

  15小时找到“灌食鸡”作坊

  5月9日19时,正准备吃晚饭的遵义市工商局局长穆旭接到了遵义市副市长刘兴万的。“遵义的一批鸡,在重庆被查出有问题,马上调查清楚。”穆旭说,刘兴万的语气又严厉又急迫。

  放下筷子,穆旭让遵义市工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立即联系重庆市工商局。

  因为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重庆市工商局的办公均无人接听。半小时后,一位工作人员翻出了两地工作交流时记下的一个私人号码,联系开始通畅。

  20时,穆旭获得了重庆市巴南区工商局反馈的两辆涉事货车车牌号。经遵义市交警支队查证,这两辆车分别来自遵义市湄潭县和凤冈县。

  21时,在遵义市工商局会议室,查处“灌食鸡”的紧急会议决定,成立专案组,连夜赶往湄潭县和凤冈县。

  此时,已从重庆返回遵义的鸡贩吴某、邓某正在家里抱怨“运气不好”,他们没有想到,随着媒体的报道,此事已成为微博和论坛中的热点——友开始“围观”,他们希望了解“灌食鸡”的源头。

  22时,遵义市工商局确定了重点调查的范围——湄潭县和凤冈县,同时锁定了部分涉事鸡贩。

  23时,遵义市工商局公平交易科副科长蹇刚、陈志勇和办公室工作人员韩洪勇出发,赶往湄潭县;同时,穆旭拨通湄潭县副县长宋刚的,湄潭县公安局、工商局开始寻找那辆湄潭籍货车的车主。

  10日2时,专案组赶到湄潭县。经过盘查,嫌疑人拿出了湄潭县畜牧部门和重庆市检疫部门发放的检疫证明,并且提供了当天运输活鸡在当地的交易凭据和重庆方面的放行证据。

  “湄潭县目标嫌疑解除,我们准备直接扑到凤冈。”4时30分,穆旭接到了专案组工作人员的。这一夜,他和专案组成员一样,在紧张、思考、焦急中度过,没有合眼。

  排查范围渐渐缩小到凤冈县,10日5时30分,天刚蒙蒙亮,专案组赶到了凤冈县。

  短暂休息后,10日9时,专案组来到凤冈县工商局,正在准备开会的凤冈县工商局局长杨辉听说来意后,带着专案组走进了县长廖海泉的办公室。此时,杨辉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9时15分。

  专案组的介绍让凤冈县高度重视,15分钟后,凤冈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唐隆强召集齐了公安、畜牧、工商等部门的人员,35分钟后,20多名联合执法队员集结。

  10时10分,专案组和凤冈县联合执法队员赶到涉嫌此事的鸡贩吴某、邓某的出租屋前。

  经询问,吴某、邓某等人承认了自己给鸡灌食重晶石粉的事实。在作坊里,执法人员发现3台自制的灌食设备、少量的重晶石粉和100多只没有被灌食的鸡,在重庆被拦下的货车也停在现场。

  从5月9日19时,到追查到给鸡灌食的作坊,共用了15个小时,距重庆查获这批“灌食鸡”约56个小时。

  一只“灌食鸡”多赚十几元

  5月12日,中国青年报来到凤冈县石径乡两河口村前进组,路边的一间小门面里,隐藏着这个给鸡灌食的作坊。

  走进小作坊,看到,作坊靠近马路的外间堆放着十几个空鸡笼和3辆摩托车,从摩托车上的竹筐可以看出,车是用来运鸡的。

  顺着鸡笼往里走,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摆放着一台搅拌机,搅拌机旁有几个空编织袋,抓起口袋,大量的白灰扑面而来。小房间的一面墙壁下,散乱地堆放着柴火。

  凤冈县工商局执法股股长杨嵩告诉,给鸡灌食重晶石粉的设备就是在这个小房间里发现的。

  5月10日联合执法时,石径乡派出所所长王富强强行打开了这个小房间里的一道门,门后隐蔽的内间里,堆放着没有用完的重晶石粉,一口大锅里熬着像玉米面粥一样的鸡食,鸡食里掺杂着重晶石粉。

  了解到,这间作坊是3个鸡贩子在去年农历十月初八开始租的,月租金800元。鸡贩子都是当地农民,农闲时到附近的农户家收购散养土鸡,在这个作坊里集中,再向外销售,主要销售到重庆市和贵州凯里。

  杨嵩和执法人员刘文德向示范了给鸡灌食的全过程。铁石槽里,铁槽固定在三脚架上,石槽的一端连接着塑料管,另一端是带手柄的圆形铁片。

  灌食需要两个人配合操作,一人负责把塑料管塞进鸡嘴,把鸡摁住,另一人负责用带手柄的圆形铁片挤压铁槽里的鸡食。

  给一只鸡灌食需要3分钟,灌入鸡嗉囊里掺有重晶石粉的鸡食,大约有300至500克。

  当地一位长期做收购土鸡的商贩告诉,在当地,公鸡收购价约13元,母鸡收购价约14.5元,运到重庆以后,每斤加价超过两元。

  按照市场上销售母鸡每斤17元计算,灌食了300克含有重晶石粉鸡食的母鸡可以多赚10.2元,灌食500克可以多赚17元。

  “也就是一只鸡多赚十几块的生意,现在把事情搞大了,信誉也没了,不值得。”这位土鸡商贩说,要真把人吃出什么问题,代价更大。

  无良商贩肇事 殃及普通农民

  因为案情还在调查,这几天,涉案的鸡贩之一的邓某处于公安机关的严格监控之中。每次接到重庆老板要求买鸡的,他都以“心情不好”回绝。

  “我真诚地向那些消费者道歉,我错了。”邓某没有答应的见面要求,在里,他一再强调自己本意不是伤害大家的身体健康,只是想多赚点钱。

  媒体报道显示,重庆市工商局送检的“灌食鸡”体内,鸡食中硫酸钡含量达66.63%;每公斤鸡肉中镁的含量110毫克,钡含量1.1毫克,食用这种鸡肉对人体健康造成的危害尚不明确。

  然而,当地普通农民受到伤害却是显而易见的。

  石径乡副乡长李顺贤告诉,石径乡是一个二级贫困乡镇,全乡4000多户人家大都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在房前屋后散养一些土鸡,是每家每户的收入来源之一。

  此次商贩用来灌食的,就是从农户家收购来的上等土鸡。在饲养过程中,这些土鸡没有使用饲料,都是在山林中散养,一般一只土鸡要养10个月才有三四斤重。

  李顺贤说,遵义到重庆的高速公路修通后,从遵义开车到重庆只需要约两小时。便利的交通让这些土鸡的“原汁原味”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重庆消费者,当地农户长期形成的散养习惯,也保证了这些土鸡的质量。

  “这次的事情一下子让消费者认为凤冈的鸡不能吃了,有毒。”李顺贤说,这让当地的土鸡收购价格开始下降,农民的鸡更卖不上价了,“可问题不在农民身上啊!鸡本身是优质的土鸡。”

  “个别无良商贩的错误,让普通农民背了黑锅。”杨辉也非常担心,他害怕经历了这次事件后,凤冈散养土鸡的名声被败坏了,“多可惜啊,伤的还是老百姓。” 白皓

游戏攻略
劳动纠纷
偏方秘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