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娱评陈凯歌终于老得可以谈谈人生了

发布时间:2019-12-05 01:27:43

娱评:陈凯歌终于老得可以谈谈人生了

没有《黄土地》中的高天厚土、腰鼓喧天以及对土地和民族性的读解;也不是《霸王别姬》中对人在政治运动面前命运无常和由此激发出来的人性恶的喟叹。这一次,陈凯歌端出的《道士下山》这盘菜,无关乎民族大义,国恨家仇,在情节上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饮食男女,爱恨情仇。他借何安下这个懵懂入世的小道士的目光,带领观众经历了一段红尘俗世之旅,在看似有点走马观花的情节枝蔓中得出这样的结论:不改初衷,才是真英雄。不离不弃,不嗔不痴,方能守得住内心的平静。

陈凯歌终于老了,终于有资格来谈谈人生这个话题了。

崔道宁宅心仁厚,不但收留了无家可归的何安下,还对自己好吃懒做的亲弟弟崔道融百般照顾,但这样的一个好人,结局却是被亲弟弟毒死,因为他最在乎的妻子跟亲弟弟偷情,后者谋财害命,完全不顾亲情道义。何道融的死,让何安下明白,不是每个好人都有好报的。

何安下为崔道宁报仇,凿船溺死了两位通奸者,貌似正义的背后,却依然逃不出良心的指责,“这样做真的对吗”。于是跑去寺庙入定十天。

影片就是用这种自问自答的方式来推翻何安下原来对于世界的单纯想象。所谓的好人和坏人在真实的世界中其实很难鉴定。元华饰演的彭乾吾在影片中心狠手辣,能在背后用雨伞的头捅死打败自己的徒弟;为了猿击术秘笈和父亲没有传给自己的嫉妒,天涯海角追踪郭富城饰演的周西宇,要置人于死地。但这样一个大恶人,内心中依然有柔软的命门,关键时刻为亲生儿子抵命。崔道宁和他是善恶的典型,但一样有致他们死地的命门,前者是“好色”,最终酿成民国版的“潘金莲”;后者是他的亲生儿子。红尘俗世,谁都挣不脱人性的枷锁。这就是命运。

郭富城和张震分别对应着猿击术的“阳”和“阴”,两人在片中的情感模式有点类似于《霸王别姬》中的段小楼和程蝶衣,但后者的命运是在大历史背景下展开的,因此显得更加惊心动魄。而前者,短暂的枪战只是成为两人认识的一个背景。即便没有了《霸王别姬》中的改朝换代和政治运动,两人依然天涯海角,临死都没有见上面。

张震这个角色应该说是陈凯歌心目中理想人物的化身,他对于郭富城的“不离不弃”,对于彭乾吾的有仇必报,但能在知道对方不是开枪者后不杀对方,都说明这个人物的不同凡响之处。他的功夫之高,已经达到了“天人合一”的程度,也说明他在修炼猿击术过程中达到的修为。

这是一份在商品经济年代陈凯歌交出的“社会答卷”,没有了改朝换代,没有了枪林弹雨,这个世界依然充满了叫嚣的欲望和发疯的嫉妒以及各种各样的个人利益。所谓的善恶好坏,更多的时候只是旁观者的角度不同,对于小道士何安下来说,被师傅骗下山,在经历过这些“入世”的过程后,他的思想境界才能达到顿悟,才能更好地“出世”,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道士下山》有点像一个参透世事的老者,绚烂之后开始归于平淡,他用中国的道家学说开始试着解读这个花花世界,“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经历过,才能真正厘清饮食男女、爱恨情仇下面缠绕着的人性之。所有剧烈的社会变革短期内能改变社会形态,但却无法改变亘古不变的人性。小道士最后回到山上,境界已然不同,是禅宗中“看山仍是山,看水还是水”的顿悟。红尘俗世,何处才是“心之安处?”陈凯歌给出的答案是:缘来缘往,一切随缘,心安即是家园。(王金跃)

夏商西周
狗狗
西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