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掌控神罚 114.第一百一十四章 定计

发布时间:2019-12-04 15:58:07

掌控神罚 114.第一百一十四章 定计

想到这里,易庭和东陵稍微修整了一下,就又朝着天月镇方向飞去。

再说黄贺东,此时已经来到一座小山包前,只见他伸出手往储物袋上一拍,黄光一闪过后,一张黄色的符箓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他将传音符放在嘴边轻轻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再次扔出,那传音符立即就没入到了小山包中,过了一会,轰隆隆的声音在地下想起,黄贺东却是面色不变,就那样静静的站着,轰隆隆的声音很快就小了,接着地面震动了片刻后,一道青光出现,接着就看到在小山高上裂开一个通道,黄贺东见状,立即提着脚步走了进去,待他人刚消失在通道内,那青光再次闪过,接着通道消失,又成了和原来一模一样的小山包,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黄贺东顺着通道一直往里面走去,他好像轻车熟路一般,脸上带着笑容,快步走入。

山洞内,另外一个老者盘腿而做,老者满脸皱纹,但是并没有胡须,最重要的是他的眉宇间竟然和黄贺东有些相像,将黄贺东进来之后,他才睁开双眼!

“大哥,你来了!”老者面色微微笑了笑,对着黄贺东说道。

这个无须老者竟然是黄贺东的弟弟,看他们眉宇间的相像不难想到,他们是亲兄弟!

黄贺东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在一块修的平平整整的石头上坐下来,一脸的苦笑。

“二弟,我是来给你还传神矛的!”黄贺东说完,手往储物袋上一拍,就见一把青铜色长矛出现眼前,然后慢慢的飞向了无须老者。

“大哥,这么快就用完了?怎么样?我的这件法宝不错吧!”无须老者面露微笑,然后神识一动,将长矛收了起来。

黄贺东脸上的苦笑更深了,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那小子还是逃走了!”

无须老者本来还是一脸的微笑,突然怔住了,变成了一脸的惊讶,“什么?怎么可能?他不过是一个金丹境的修士而已

,我这件穿神矛可是上品玄器,这一界中还没有听说过有那件法宝的等级能超过上品玄器的!”

黄贺东脸上同样露出了不可思议,“这个我也知道,但是那小子不知使用了什么神奇的符箓,瞬间可以遁走,就连神识和穿神矛都无法跟踪,哎!”

无须老者脸上的震惊渐渐的消退,接着变为平静,“大哥,既然这样,你还是先别找此子的麻烦了,好好在你的黑魔宗修炼,我们修士,最主要的还是修为的提升,其余的都是外物!”

黄贺东听到这话后脸上明显闪过一丝的不悦,“二弟,当初你要是跟我一起加入黑魔宗的话,现在我们也不用这么被动了,居然被一个金丹境的小修欺负!”

无须老者脸上也露出一丝的不悦,不过接着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哥,不是我不和你一起加入黑魔宗,而是你也知道,黑魔宗的功法都是血腥暴力的煞气功法,整个玉阳大陆都是为仇敌,我们难道真的要和整个玉阳大陆的修为为敌?最后的下场是什么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吧!”

黄贺东顿时大怒,“老二,你这话说的也太没良心了吧,当初父亲将正道的功法传给了你修炼,我要想提升修为,只能加入黑魔宗,修炼魔道功法,现在你和我说这些,你还有良心吗?”

无须老者见自己的大哥发怒,当即也是从地上站起来,脸上露出不悦,“大哥,当初能怪我吗?一切都是父亲的决定了,再说了,咱俩的修炼资质不同,父亲的功法只能适合我修炼,难道这也怪我?”

见黄贺东还是一脸的生气,无须老者叹了一口气,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说道:“大哥,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在回味以前的事情也是没用,你已经是劫婴强者了,这一界顶级的存在了,就不要再想其他的东西了,好好修炼才是!”

黄贺东也是慢慢的静下心来,这么多年来,他们两兄弟几乎每次见面都要吵来吵去,而且话题一直是这个,都老了,确实没什么意思了。

“二弟啊,其实我也知道你说的意思,只是现在宗主又要有新的动作,南宫家族唯一的后人南宫萦的体内有上古第一魔修剑无名的传承力量,只要能与此女子双修,就能得到那股力量!”

“南宫家?剑无名的传承?这话是真的吗?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怎么能让黑魔宗得到呢?其他的五大家族会不染指?”无须老者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就想到了关键之处。

黄贺东笑道:“当然了,这是肯定的,不过正真的消息却是在我们黑魔宗的手里,只要我们能抓住南宫萦,然后得到剑无名的力量,那我的修为一定也能和二弟一样,到达劫婴境的中期,这样我也不用再为黑魔宗效力了,可以和二弟一起追究大道了!”

无须老者想了想说道:“大哥,这么做不妥,第一,我们还不能确定这个南宫萦的身上有没有剑无名的力量,就算有,公孙那几个老家伙怎么会让你们得到?那双休之法未必就是真的是取得力量的方法,我觉得正真的方法应该还在那几个老家伙得手中;第二,南宫萦身上有没有剑无名的传承力量也是一个未知数,万一这是他们那些个老家伙专门找的借口,让你们帮忙抓人或者是其他的目的!第三,就算以上两点都成立,你取得了剑无名的力量,可我们依旧只是两个劫婴境中期,如何对付整个黑魔宗,最后的下场不过是一个惨字而已!”

黄贺东听完弟弟的分析,脸上也露出了踌躇之色,但是过了一会,他却又想到了什么,“不行,就算真的是这样,我也要去试一试,我得修为,想要再提升一步都是难如登天,要是能得到这股力量,我甘愿冒这样的风险!”

见弟弟一副犹豫的样子,黄贺东大袖一甩,温怒到:“既然二弟不想帮我也这个当哥哥的也不好强求,就此别过!”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大哥且慢!”无须老者见大哥生气要走,赶紧出言拦住。

黄贺东脚步一怔,然后转过身来,“有什么事,你说!”

无须老者长叹一声,“大哥,你我亲兄弟,我还是想劝你不要想那些事情了,一心一意的修行吧,你若要真的一试,我便将我那穿神矛送与大哥,相信对于一般的劫婴境前期此修士都能立于不败之地,我还要修行,只能帮大哥到这里了!”

黄贺东听到弟弟这么说,也有些不忍,自己这个当大哥总是麻烦自己的弟弟,“二弟,这件宝物还是你留着防身吧,我就不要了,生死随缘!”说完大步离去。

无须老者看着大哥的背影,眼中有些不忍,但是想想自己,还是摇了摇头,重新回到了蒲团上,开始修炼起来。

黄贺东一路出来小山谷,就要朝着黑魔宗山洞而去,但是想了想,又没有回去,而是发了几个传音符,接着便朝冰月城而去。

再说易庭和东陵,此时已经也已经到了冰月城中,现在他们两个又重新的易容,易庭成为一个老头,东陵成为一个小老太太,二人弯着腰,拄着拐棍,慢慢悠悠的在冰月城的凡人街上走着。

凡人街就是凡人们活动的街道,冰月城也一样,同样的有凡人也有修士,不过凡人和修士一般都不一起活动的,所以易庭和东陵才会想到来凡人街,这样也不影响,只要易庭神识小心的放出,整个城中的动向还是能清楚的知道的。

况且易庭还有月儿,这只小狐狸的隐匿功法就连易庭都很难发现,所以只要不出易庭的神识范围,月儿都能活动,而易庭也正是将月儿放出,进入了修士们活动的坊市上打听消息,而他则和东陵在一起逛街。

“你说你一个小姑娘,扮什么老太婆嘛,一点都不像,还不如扮城小女孩,做我的孙女,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易庭有些不爽的朝着身边扮成老太婆的东陵说道。

东陵冷哼一声,“易庭,你给我注意点,我是你的师叔,要我扮成你的孙女,你想找死是不是?这种吃亏的事情我可不干!”

易庭嘿嘿笑道:“吃亏,你的意思是做我得老太婆就不吃亏喽?”

东陵当即脸红,嗔道,“死易庭,你是吃了豹子胆了吧,居然敢调戏师叔,看我回去告诉你师傅,让他责罚你!”

易庭有些委屈,“师叔你太不讲理了,明明是你非要扮成我得老太婆,又不是我逼你来的!”

东陵哪里是个受气的人,当即就要反驳易庭,但是易庭却一把拉住东陵,“嘘,有情况!”

东陵见易庭一副小心的模样,也不敢说话,而是静静的站着,同时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易庭当然是通过灵月妖狐月儿听到了消息,更具月儿传来的消息,黄贺东正在坊市上。

“黄贺东还在坊市上,哼,这次,我定要他的命!”易庭冷冷的说了一声,然后就带着东陵出了冰月城,在城外的一片树林中忙活起来!

黄贺东一个人走在冰月城的坊市上,心中在盘算着弟弟说的事情,左思右想之下,黄贺东觉得,一定要尝试一下,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想要得到丰厚的回报,就要付出点什么。

在坊市逛了一会,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于是便出城而去,想要回到黑魔宗山洞中。

刚走出城就要驾着法器飞走的时候,忽然神识一动,感觉到了什么情况,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哼,易庭,原来你们两个在这,真是找死!”说完立即化为一道青光,从原地消失!

冰月城外的一处小树林,树木都是白色的透明树木,如同冰晶一般,在阳光下折射出美丽的眼色,而易庭和东陵正在树木下打坐修炼!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院区预约挂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
贵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昆明哪个医院专治癫痫
云南哪里医院治疗妇科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