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落叶谁拾起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6:29

秋风瑟瑟,落叶凄凌。

叶秋是在这个时节出生的,带着收获和寒冷。叶秋拾起一片秋叶,怜惜地夹在书里,胖胖的脸上带着一丝伤感。

“我说那个秋什么?你这个样子不会是学林黛玉葬花吧?”她的身后传来一阵嘲笑的声音。

秋叶的心一紧,她熟悉这个声音,她是班里的混世魔王汪娜,家里超有钱,一项在学校里霸道惯了,而且超爱和她过不去。

她没回头,快速向教室走去。

“哎呦!”她的辫子被人从后面拉住,疼得叶秋头皮发麻。

“放开。”叶秋小声地叫着,可是她的声音一点震慑力都没有,汪娜笑得更加嚣张,拽住她头发的手向后一扯,叶秋摔倒在了地上,正好摔在一个泥坑里,跌的满身是泥。

“哈哈!”

汪娜的笑声还没展开,突然消失了,因为她看见了萧强,那个带着点冷酷的男孩,看都没看她一眼,扶起了叶秋。

“你没事吧?”他为她擦掉脸上的泥。

叶秋的脸红了,惊慌失措地说:“我没事。”说完她推开萧强,要走。

“别走。”萧强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硬拉到了汪娜面前冲着汪娜喊:“道歉!”

“凭什么?”汪娜冷漠的仰起头,仿佛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王。

“是你推倒她。”萧强怒气冲冲,汪娜气红了脸。可是最不好过的是叶秋,她架在俩人之间瑟瑟发抖。

“是我自己摔倒的……”叶秋呻吟一般说道。

“你……”萧强一脸失望地看着她。

“呵呵!听见了吧!人家不领情。”汪娜抱着胳膊幸灾乐祸。

“你真窝囊!”萧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一眼叶秋多年以后都记忆如新,而且不寒而栗。

那时她十六岁,充满幻想和困惑的年纪。

如今她结了婚,老公是工人,没什么能耐,最爱的是喝酒。喝酒后会失态,骂她打她算是家常便饭,秋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窝囊,也许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让她再也站不直身体,所以她总是涩涩发抖。

那时面对汪娜一样,现在面对粗暴的老公也是一样,她战战兢兢小心地生活着,可他却越来越得寸进尺,几乎一脚踹掉了她的命,命救过来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没了,她的心为此伤得千疮百孔。

他活过来之后才知道,她的主治医生叫萧强,当她看见这个名字再看见那双冰冷的眼眸时,她的心跳加快,浑身不自主地发抖。

“怎么?很冷吗?”他淡淡地问,很诧异。

“没!”叶秋的声音一如当年。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他眯着眼睛思考,一个胖胖的女孩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他有些不确定地问:“叶秋,25届四中毕业的学生?”

“嗯!”叶秋轻轻地回答,但是她闭上了眼睛,她不敢让他看见自己的凄惨,怕他会再一次失望。

“很难受吗?”他轻声问。

“不!”叶秋紧张地要命,她只希望他快点离开。

“他为什么打你?”他心疼地问。

叶秋猛然睁大眼睛,惊慌地问:“你怎么知道?”

“医院里没有秘密。”萧强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怜惜。

“我……”叶秋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真的很想哭,

“想哭就哭吧!”萧强坐了下来,手抓住了她的手。

她抖瑟了一下,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却被他紧紧抓住。“不要害怕,他再打你,你可以和他离婚。”

“离婚?”叶秋很害怕,她的模样不漂亮,因为不自信经常低下头,她不确定自己成了单身,还有没人会看她一眼。

“嗯!”萧强给了她肯定的点头。

伤打的容易好得很慢,没好利索,他就办了出院,他说:“医院很贵的,回家吧!”她没点头,点不点头,他也不会听她的。

家突然变得冰冷,一进屋叶秋就颤抖了一下,因为屋子里触目惊心的血还在,那日喝的酒瓶也在,而且多了一堆,看来他还在继续喝酒。

叶秋拖着沉重的身体开始收拾屋子,扔掉酒瓶,擦地上的血,而他早就躺在床上呼呼睡着了。

一阵比一阵强的悲伤涌进了叶秋的心里,她的眼泪落下,滴在地上,血色变浅了。

日子似乎没什么改变,重复得让人心烦,所以他打她,为自己不如意的每件事。

一嘴巴下去,叶秋咬着牙说:“离婚吧!不然我早晚让你打死。”

“臭娘们离婚?好哇!我倒要看看离开了我,你怎么活。”一阵拳脚,叶秋倒在了地上。

一直到他清醒了,才把她送进了医院,同一间病房,同一位主治医生,怜惜的眼神更胜从前。

她咬着牙离婚了,娘家是回不去的,哥嫂子很久都不来往了,她唯一的财产就是私藏的几十块钱和几件换洗的衣服。

她坐在道牙子上想了很久,最终鼓起勇气拿起了电话,打给他,萧强,手机嘟嘟的长音让她心跳加快,一个女人的声音,更让她差点摔了手机,她失望地挂掉了,再没有勇气打给他了。

想要饿不死,就要工作,这么多年她唯一会干的就是家务,家务市场接受工作要花介绍费,她只能买来一张白纸,写上保姆俩字,站在一堆农村妇女里面。

一个老妇人看上了她,说她干净,老实,她说她是给女儿女婿找保姆,儿子女儿喜欢干净点的,年轻点的,她正好合适。

她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赔笑着,小心地跟在她身边,怀里夹着她的全部家当。

老妇人女儿的家很大,一栋独门独院的小别墅,她进去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浇花,叶秋看过去一愣,那熟悉的面容,那冷漠高傲的眼神,她终身难忘,让她逃都没了力气。

她竟然没有认出她来,只是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然后慢慢地点点头,她算是通过了。叶秋低下头,

听见她打电话,声音很大很刺耳:“萧强,妈给我们找到保姆了……你中午回来吃吗?……噢!好吧!再见……”

萧强,萧强,她和萧强结婚了,叶秋只觉得手脚冰凉,再也呆不下去了,她突然扭过头,撒腿就跑,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赶她一样。

如今她坐在自己的家政公司里,吸着一支烟,烟雾后她的眼神变得冷漠而犀利,如今再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发抖,因为她已经成了让别人发抖的人。

共 21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叶秋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在家庭一再被老公家暴,致使她身心伤痕累累,战战兢兢小心地生活着。究其根源,是她性格懦弱、逆来顺受所致。在同学萧强的鼓励下,叶秋勇敢与老公离婚,走出家暴误区,重新开始生活,有了自己的事业。作品以对话格式为主体,彰显了人物个性和形象。推荐赏阅。【编辑:谢尚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71209】

1 楼 文友: 2017-07-12 11:08: 8 本篇作品最后部分人物指代关系不甚明了,倒数第五段的 她 应该是汪娜,倒数第一段的 她 应该是叶秋,但你没写明确,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没敢作冒然更改。问候作者,恭候佳作。

2 楼 文友: 2017-07-12 16:4 :08 欣赏老师精彩美文,学习了,祝贺作品摘精!问夏安。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楼 文友: 2017-07-1 00:06:49 恭贺作品加精! 期待更多精彩! 欢迎加入微型小说精品群:614745468 我把心语诉诸于文字,留下我在这个世界的足迹。

西藏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无锡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西藏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无锡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